何为佳酿,醉心即是

    初观“南夷寨”酒,即感“摇铃樽”器形廓线流纹婉转,简畅神合;瓶体精光内化,韫玉涵珠,有秦汉重器敦和福厚的博大气象。于瓶身品读刘蒙先生的作品,即感到有清洌之气、文卷之雅、淡泊之趣、天地之真,充满魅力的笔触随光影游移变化,赋予了作品一种洞穿世事的力量,散发出一种典雅沉稳的艺术力量,且于玉质玲珑的视感中蓄蕴了生气盎然的勃勃生机。

    初观“南夷寨”酒,即感“摇铃樽”器形廓线流纹婉转,简畅神合;瓶体精光内化,韫玉涵珠,有秦汉重器敦和福厚的博大气象。于瓶身品读刘蒙先生的作品,即感到有清洌之气、文卷之雅、淡泊之趣、天地之真,充满魅力的笔触随光影游移变化,赋予了作品一种洞穿世事的力量,散发出一种典雅沉稳的艺术力量,且于玉质玲珑的视感中蓄蕴了生气盎然的勃勃生机。


古福承

 

  虚实、繁简、浓淡和留白等手法,使画面具有丰富的层次和高雅的意境。 凝神细赏,“琼枝玉叶一皓然”(刘蒙诗句,下同),皓浩之气如清风可拂面;悉心品味,“红果巧点空灵意”,使得清幽雅致的画面,有了温暖的精神照应,仿见霞染虹罩,高天流云漾紫。鸟雀儿洁羽倚雪,墨翎勾霜,仿有顿悟,恍衔诗句……在心灵与自然的亲近中,酒气与心怀激漾,如鸣珮声声,又仿佛被枝头的鸟掠空衔起,拉长了它投放于心的身影。

  

古福承


  “南夷寨”酒,让人小酌可于“醉玉颓山”之态,妙得风流魏晋之风骨,文俊之气沦瀹五脏,雅卓之态涤思静虑……使人在香溢满庭的景象里,迷醉在这疏疏的视觉春雨中。如飘逝的韶华和脚步,透过一衍酒帘,拾得几剪诗影,醉得几阙宋词,优雅着静驻,写意了时光。潇潇的,簌簌的,漫漫的……人与景融,酒写我心。

 

  啟醇澈之滋,感甘洌之味,“南夷寨”酒使人得以“澄怀”,凭之可以“品藻”,静时“韫珠澄积润”,动时“让璧动浮光”,既使人感知了历史文化的绵长,又回味了风土人情的醇香,也得到了文风雅尚的滋养。

 

  “南夷寨”酒的奇妙之处,还在于刘蒙先生赋予其夜灯的巧妙设计,让人想及秦观《满庭芳》词:“一觞一咏,宾有群贤。便扶起灯前,醉玉颓山。”其温煦的人文关怀,给人希望和暖意,让人尤感所有的花渐次开放,春风十里不冻人的杨柳清风正从南夷寨漫漫而来……


古福承

 

  醉彻人心的不仅是甘醇佳酿,更有动人的往事: 

 

  “南夷寨”酒于万历十二年(1584年)问世,闻名遐迩。1935316日,红军来到了茅台镇。时任中央红军总参谋长,兼中央纵队司令,指挥1359军团完成了中央四渡赤水的战略决策的刘伯承元帅深知“天禄大夫”(“南夷寨”酒)具有能为红军伤病员治病消毒的神奇功效,就慕名来到了“广义烧坊”。老板程家桂非常热情的向刘帅展示了“南夷寨”酒的制作流程,可见其原料之精良,工艺之繁复,酿造之苛刻。回到部队后,刘伯承元帅把用物资交换而来的酒全部送给了医疗队,成为了治疗红军伤病员的灵丹妙药。

 

   1949年开国大典宴会上,当年的红军总政治委员周恩来总理,手里拿着茅台酒杯,走到刘伯承元帅面前,开玩笑地说了一句:“这是什么?”刘伯承元帅笑了,并说:“这是当年广义烧坊的 ' 天禄大夫’来了!”       

 

  这一段佳话,流传至今,人们都在传颂红军和茅台酒的奇缘。(注:此段大幅援引了刘蒙先生文章《写在〈中国酒文化概览序言〉后的故事》)

 

  醉彻人心的不仅有动人的往事,更有醉人的情怀:

 

  带着对父辈的敬重,带着对“南夷寨”酒救治红军伤员的感激,带着对两代人“因酒结缘筑真情”的感慨,中国书画研究院副院长刘蒙先生亲自为“南夷寨”酒创作书画……“古福承体育文化公司”出于对历史的满怀崇敬、对两代人情深义重的深切感动,以及推广祖国优秀文化产品的强烈使命感,为“南夷寨”酒精心选用了“薄如纸,白如玉,明如镜,声如磬”的醴陵工艺瓷,且采用了灿若花开,妍似景胜的潮州贴画工艺,使贵州的琼浆美液缀玉联珠,彰显丰蕴澄华之态,交织出“沅有芷兮澧有兰”的文化弦音,仿佛铺垫出抵达内心美好的通途。    


古福承


  古福承


  “玉碗盛来琥珀光”,“古”意雅然。琥珀光不仅是视觉,更是“南夷寨”酒的品质;“小槽酒滴真珠红”,鸿运盈“福”门。真珠红,不仅是祥瑞焕彩,更是饮者福缘;“华灯万点欢声入”,“承”平盛世。灯光何止盈窗,更是照澈了我们的心灵。

 

  曾于篝灯夜读时,斟满一小杯“南夷寨”酒。酒液里灯影如星绽,细品一口轻置案头,视感是“微微风簇浪,散作满河星”,心应是“山溜何泠泠,飞泉漱鸣玉”。醉心舒体,神骨欲清。“南夷寨”酒的美好,余香缥缈,悠云不尽,“胸中为之浩浩焉,落落焉,酣适之味”,需亲身体会。


古福承


 

  “相逢意气为君饮,系马高楼垂柳边”,愿“南夷寨”酒广结良缘,为祖国的酒文化再谱诗篇!